昌都地区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知识问答 >新闻内容

相关推荐

优联互通:如何开拓用户增长,提高用户粘性?

7月底,《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0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发布,根据报告数据显示,我国互联网网民基数不断扩大,截止至2019年底,移动互联网网民规模已有13.19亿。交易发展趋势良好,成交额也非常可观,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达34.81亿元,网络支付交易额更是高大249.88万亿元……如今,下沉市场用户的争夺战已经结束,分析此次下沉市场的最大受益者:拼多多、今日头条、快手、抖音等,不难发现他们的共同点,那就是都拥有自己的自有平台:App软件、小程序和网站等。他们以独特的分享经济发展用户,深挖下沉市场的庞大人口基数,增加用户粘性,瓜分电商这块巨型蛋糕。主流媒体的智慧化必然离不开自有平台的打造、应用,否则没有连接自有资源和用户的工具,何谈数据沉淀、打造数字资产?要搞好基础建设,定制化更能符合企业发展,可以深入挖掘产品价值,为企业赋能,把企业产品以平台方式品牌化、规模化、精细化,进而深入市场,吸引用户。同时,除了定制化,多样化的基础设施更贴合用户需求。网民基数现在已成规模,需求自然不会消失,只会根据时间推移不断变化。下沉市场已被瓜分,互联网市场的终场之战才刚刚开始。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的大企业,仍然具有非常可观的一批可发展用户。但想要开展用户增长,提高用户粘性,就必须建造一个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的互联网基础设施。在创建满足市场的平台,要要定制化、多样化的情况下,对于开发经营团队也要相对应提出长期、专业、经验丰富的需求,发展中的企业经验不足,很难有这样专业的技术团队,这时就可以进行项目外包,在选择外包开发团队上也不能马虎。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团队具有丰富的开发经验,熟知用户市场碎片化需求,根据市场动向,进行平台的更新,帮助企业创建更有利于新服务规模化快速落地的网络平台,满足互联网用户多元化需求。

2021年05月10日 10:54

租客惠:外卖红利的潮水开始退流,餐饮商家该如何生存?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。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。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2020年05月11日 11:01

华谊定增23亿,国资首入局、腾讯阿里再加码

华谊兄弟投下了一记重磅炸弹。公司公告显示,华谊兄弟于4月28日晚间,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,拟以2.78元/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3,741,004股,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.9亿元。发行对象为阿里影业、腾讯计算机、阳光人寿、象山大成天下、豫园股份、名赫集团、信泰人寿、三立经控、山东经达九家公司。全部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,扣除发行费用后,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。同一时间,公司还发布了2019年年报。年报数据显示,华谊兄弟2019年实现总营业收入21.9亿,同比下降43.8%,降幅较去年同期扩大;实现归母净利润-39.6亿,上年同期为-10.9亿元,亏损幅度扩大;经营性现金流大幅下降84.5%至9035.6万。至此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,面临退市风险。而受到电影院停业、电影行业停工等影响,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第一季度里,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总收入2.3亿,同比下降61.4%;归母净利润-1.4亿,上年同期为-9392.8万,亏损幅度扩大。受此影响,最近三个月内华谊兄弟的股价波动较大,较年初整体下跌了近3成。华谊兄弟以往作品(部分)不过在逆市定增23亿、引入大批实力雄厚的股东的利好下,今天上午开盘后不久,华谊兄弟便迎来涨停,股价上涨至3.94元/股。本次定增发行对象名单中,腾讯计算机和复星系的豫园股份算是华谊兄弟的老朋友了。公司年报披露的前10股东持股情况显示,二者分别持股7.9%和2.36%,是华谊兄弟第二和第六大股东。根据公告,腾讯和华谊兄弟或将在电影、游戏、文学的IP转化、短视频内容和国际市场方面展开合作;而和豫园股份的合作亮点,则更多集中在实景娱乐方面——2019年,华谊兄弟"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"业务营收下滑76%,此番和豫园的合作深化,复星在旅游产业上的资源能否助力华谊兄弟在相关业务上,真正发挥其IP优势,值得长期关注。阿里系和华谊兄弟的渊源同样颇深,双方的合作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。而截至2019年年底,阿里创业投资和马云还分别持有华谊兄弟4.45%和3.58%的股份,是公司第四、第五大股东。此外,早在去年阿里影业便与华谊兄弟签订战略协议,通过企业借款形式为华谊兄弟提供7亿资金,此次则是直接入股、首次成为华谊兄弟的战投股东。2019年里,华谊兄弟和阿里影业在《只有芸知道》等项目上有过合作,而此次入股,则意味着阿里影业在票务端、发行端等方面的优势与资源,在日后也将给华谊起到更大的助力。新增股东中,还有一家颇为值得关注的,那便是山东经达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,这是济宁国家高新区直属的全资国有企业,隶属于济宁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,总资产400余亿元,拥有两家AA+及一家AA评级子公司。根据协议,山东经达将基于政府背景的资源与平台,专业化产业园区运营、产业投融资和城市发展的经验和资源,与华谊兄弟共同打造一个集展示儒家文化、影视拍摄及制作、文化艺术展览、旅游、网红经济和衍生品开发营销于一体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。此前有消息称,华谊兄弟一直在寻找国资方面的投资者。在影院开工日期迟迟未定、影视行业多项业务陷入停滞的情况下,对于此前正处在悬崖边上的华谊兄弟来说,此次引入多位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,究竟能起到怎样的效果,还有待观察。毕竟投资背后涉及到的多项合作业务,回报周期都较长,会给华谊兄弟短期业绩带来多大助力还是未知数。不过至少这次定增,一方面极大缓解了华谊兄弟债务和现金流压力,另一方面也能帮助公司在影院不营业的情况下,更多去拓展以短视频、游戏为代表的线上业务(此次和多个投资者的合作内容里都涉及了短视频)。更重要的是,有了国资和巨头背书,市场对于华谊兄弟的信心和企业价值判断,也将有很大不同。

2020年04月29日 14:57